当前位置 :主页 > 驱蚊 >

资讯中心

有效保护了梯田的生态平衡
* 来源 :http://www.fjjysh.cn * 作者 : 江西省萍乡市剐澈商务服务有限公司 - www.fjjysh.cn * 发表时间 : 2020-02-26 08:21 * 浏览 :

“发生在元阳梯田的小龙虾事件很有意思,值得方方面面的人认真研究,以及多角度思考,尤其是如何变害为宝。”云南大学教授石鹏飞说,“首先这的确是一个意外事件,属于典型的外来物种入侵;其次当地在应对方式上有点草率,不应该施以简单的杀灭方法,而应该考虑综合效应。”

施英谋提出,在保护好梯田的前提下,元阳当地可以考虑与“尚滋味”合作,在养殖、销售上形成配套,肯定会有巨大的经济收益。目前“尚滋味”在江苏、湖北等许多地方有大规模养殖基地,如果云南区域能够加入进来,将是一种非常好的产业布局。

石鹏飞表示,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万里长城以前是用来打战的,现在却用来搞旅游赚钱;昆明市呈贡的农民早已不种粮食蔬菜,改种的鲜花却销售到了世界各地。这些变化都得到了社会的认可,也给当地老百姓带来了经济上的好处,没有人会跳出来反对。

云南省红河州共约有100万亩水稻梯田,已经被承认了特殊的历史价值与文化地位。近十几年来,红河梯田成为世界各地游客流连忘返的风景胜地。当地政府对梯田文化积极宣传,希望将其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项目。

北京大学教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主任吕植则对在元阳梯田养殖小龙虾表示反对。

从2012年开始,红河州、元阳县两级政府决定每年出资110万元购买农药清剿小龙虾。元阳县各乡镇采取了设立站点与流动宣传相结合的方式,充分利用赶集天人流较大的时机开展防治小龙虾街头宣传活动,并使用了哈尼族、彝族、瑶族、傣族和汉族五种语言进行宣讲与解释。截至2012年5月,元阳县农业局公布“已消灭小龙虾2000余万只”,涉及114个自然村,10441户农户。

许美琼说,村民并不反对政府搞梯田文化旅游,以及将梯田申遗:“我们更关心自己能够从中得到多少好处,能不能让生活过得更好。”

在湖北省潜江市,小龙虾已经以稻田养殖为主。稻子收割完以后,从9月份开始投虾苗,4月份龙虾上市后开始种中稻,一季小龙虾一季水稻,被称为虾稻连作模式。此外,潜江还推广了虾稻共生模式,即稻田旁边有一圈围沟,水稻和龙虾可以共生。

绵延整个红河两岸,海拔2500米的红河梯田,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景色之一。春天,它是一片片绿色的奇迹;秋天,它是当地群众生活的希望。

准备申遗的云南红河梯田突然遇到了漏水、坍塌的挑战,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是一种桌上美食:小龙虾。

石鹏飞承认,保护梯田现状及成功申遗工作的确很重要,但是应该兼顾考虑当地老百姓的经济发展因素。申遗保护和搞旅游开发固然是一种思路,但搞小龙虾养殖也不失为另外一种途径,“搞旅游不一定能让老百姓人人受益,但家家户户养殖小龙虾却有这样的效果。不需要厚此薄彼,而可以齐头并进”。

关于元阳梯田小龙虾的来源,还有另一种说法:小龙虾是由在梯田附近开矿的建水老板从市场上买回供民工食用,民工顺手抓几只放在梯田内,想不到几年时间便繁殖到了许多梯田里。

“政府对小龙虾的情况很重视,从去年就发放过农药给我们杀小龙虾,今年3月下旬又开始发农药。”正在水田里劳动的村民何大妈说,“喷药的方法很简单,效果也很好,昨天刚喷的药,今天满田里都看见死虾了。”

红河州早在1999年就开始了梯田的第一次申遗工作,曾进入中国申遗预备名单的第一梯队,位列前三。此前,红河梯田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同时被国家文物局列入2012-2013年正式申遗候选名单之一。

作为专业做小龙虾生意的餐饮企业,“尚滋味”目前已经开发了十多种菜品,每个加盟店每天可以销售200斤小龙虾,全国100多个店每天就是几万斤;再加上全国各种大小饭店、地摊烧烤,数字是非常惊人的。施英谋深知其中的商业潜值,“所以我看到梯田里的小龙虾被杀灭,就觉得非常可惜。”

当地官方对小龙虾的态度是:由于元阳县地理环境特殊,均为山区且无平坝,海拔落差大,无论是稻田还是池塘都为梯形排布,如果引入小龙虾养殖,其危害性很难控制,因此禁止在该县境内任何水域中养殖小龙虾。

2012年4月,红河州在元阳县召开了红河州南部六县梯田小龙虾统防统治工作会议。随后红河州水产站站长朱自仁到元阳县四个受害严重的乡镇督查指导梯田小龙虾统防统治工作,要求各乡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认识到这场“人虾土地争夺战”关系到红河州梯田粮食安全问题和申遗工作,要千方百计发动人民群众打赢这场歼灭战。

据人民网介绍,江苏省是我国最大的小龙虾消费地区,全年消费量15万吨左右。南京市餐饮协会统计,2009年南京餐饮企业营业额为210亿元,小龙虾占23%,达48亿元。

有意思的是,对于灭虾,当地官方的态度前后截然不同。云南媒体的一名记者透露:“起先政府都是大力宣传小龙虾的危害,以及积极进行消灭的工作;其后突然不再接受采访,甚至省里还专门发布了禁止报道小龙虾情况的命令。”

数量庞大的小龙虾破坏了当地的原有生态。除了与原来的鱼类、泥鳅等争夺生存空间,小龙虾还会啃食水稻作物,影响后期的粮食产量。

当地一名官员私下说:“云南省和红河州的领导对元阳个别干部的‘不识大局’很生气,认为只应该低调处理好小龙虾的负面影响,而不应该公开宣扬。如果外界误以为梯田被小龙虾严重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何万称,如果能靠小龙虾赚到更多钱,当地人肯定愿意养殖,会千方百计扩大规模,并且希望得到政府的支持。至于小龙虾对梯田的破坏,并不是很大的难题,“田是我们自家的,我们更会保护好它,方法会有很多种,比如在田埂旁打木桩、砌墙等,关键看有没有必要”。

何万说,经过2012年杀灭行动后,小龙虾大量死亡,今年明显比去年少多了。但他认为要彻底消灭小龙虾还是很难,“它们数量太多了,其中一些可以随便躲到哪里,过段时间又出来活动了。”

官方“变脸”的玄机在于:小龙虾进入梯田是意外,问题在于如果梯田被破坏,将影响到申遗工作的成败。

“整个红河地区的梯田范围很广,不仅仅是元阳县的那些,因此当地政府在界定保护范围时应该灵活,并非每一块梯田都不改变现状。尤其在一些边远和偏僻地区可以考虑开辟成养殖小龙虾的场所,或者新开辟一些专门的养殖场。”石鹏飞建议,当地政府可以考虑在保护好梯田核心区的前提下,引进更优良的品种大力发展小龙虾养殖业,甚至可以打造“梯田小龙虾”这样的地区品牌。

大约在2006年,一名经常外出的元阳县水卜龙村村民从邻近的建水县买了一些小龙虾回到村里,放到自家的一个小池子里饲养。这些小龙虾不但顺利地活了下来,而且繁殖得越来越多。由于是外来物种,没有天敌,短短几年间,小龙虾迅速扩散到元阳县6个乡镇35个村的3万多亩梯田里。

在水卜龙村的梯田里,时代周报记者见到了大量死亡的小龙虾,而周围的小鱼、泥鳅等小动物似乎没有什么影响。

面对不断前来探访小龙虾的记者,何万表示很困惑:“有些记者希望我们按照政府的方法赶快消灭所有的小龙虾,但也有人问我们能不能扩大养殖小龙虾的规模。”当然,他又认为,“只要有销路,能够赚更多的钱,在自家的田里做什么,我们可以自己决定。”

水卜龙村数公里之外,就是当地政府一直在悉心保护和大力宣传的“元阳梯田风景核心区”。何万表示,自从梯田风景出名后,外面的人来得越来越多,的确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变化,比如开小饭店、开旅游车赚钱。自家有一辆小面包车的何万就在跑客运。

但并非所有人都喜欢这种变化。“这里是我们的故乡,梯田是我们祖宗创造的财产,但现在通过搞旅游得到最大利益的却是外来的旅游公司和政府。很多农民不但得到的利益不多,还被各种各样的旅游活动影响了农业生产。”何万抱怨。

对于当地哈尼族、彝族等自古以来就耕种梯田的少数民族而言,梯田就是他们的代表文化,而梯田中栽种的稻米则是他们的命根。

红河州一名官员透露,2011年以来,虽然小龙虾只在元阳出现,但红河州县两级党委政府对此问题很重视。为确保小龙虾不在更大范围内出现,经过多次实验后,决定采用投放一定剂量的溴氰菊酯杀虫剂(又名“敌杀死”)进行杀灭。

施英谋说:“无论云南方面是否愿意与我们进行合作,我仍然建议他们可以考虑养殖小龙虾的尝试,也许可以打造成为真正的‘富民工程’。”

事实上,小龙虾在一些国家已有200余年的食用历史,目前在我国,吃小龙虾已经成为不少城市的街头餐饮风景。近年来我国每年都会出口小龙虾,仅2011年,湖北省就出口8686吨,江苏省出口2457吨。

北京大学教授吕植则认为,此次元阳梯田引入小龙虾是一个惨痛的教训,应借此机会对村民进行教育,也对公众宣传外来入侵物种的危害。从生态保护的角度,养殖小龙虾根本不宜提倡,从保护文化与自然遗产的角度,也不建议将梯田改作他途。

发生在元阳梯田的“小龙虾事件”引发了国内专家学者的不同意见。云南大学教授石鹏飞建议,保护梯田现状及成功申遗工作的确很重要,但是应该兼顾考虑当地老百姓的经济发展,政府可以考虑在保护好梯田核心区的前提下,大力发展小龙虾养殖业。

“看着水稻田里小龙虾无法控制地生长,我们吃不完,也卖不掉,只好向政府求援,政府告诉我们的方法是放农药消灭它们。”元阳县水卜龙村村民何万说,当地以前并没有小龙虾,农民也不知道这种东西很适合在水稻田里生长,而在梯田里种水稻是当地人祖祖辈辈唯一的生产方式。

据元阳县农业局调查统计,2006年以来,短短几年时间,该县的新街、攀枝花、牛角寨、沙拉托等乡镇已有21560亩梯田受到小龙虾不同程度的危害,其中新街镇的箐口、水卜龙、坝达、龙树坝等一带最严重,有的每亩梯田虾穴达上百个,最深的洞穴有1.5米,直接造成灌溉用水流失及田埂坍塌,影响到了梯田的保护和申遗工作。

“根本不需要人管,也不需要喂什么东西,小龙虾就自己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我们也抓来吃,但由于不会做,总觉得不好吃。”村民何万说,“尤其前两年,小龙虾多到无法形容。人往田埂上走,被惊动的小龙虾跑起来把水完全弄浑,什么都看不清楚。一块宽3米、长8米的水田里至少有1000只虾,而且一年到头都有虾可抓。”

元阳梯田小龙虾事件引起了国内许多专家学者的关注与思考,出现了各种意见。

事实上,目前小龙虾虽然对元阳梯田产生了一些影响,但是范围很小,只限于局部地区。何万证实,小龙虾的生存还是需要一定的地理条件,并非所有地方都能存活,而是集中在某些地区,“那些比我们村海拔高、天气凉一些的水田里没有,比我们村海拔低、天气热一些的水田里也很少。”

按照元阳县农业局公布的情况,科学的投放方法可以使设定范围内小龙虾的个体死亡数量达90%以上,而田里的鲤科鱼类、泥鳅、鳝鱼及水生昆虫等都不会出现昏迷或死亡现象,有效保护了梯田的生态平衡。

“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们自己不爱吃,辛苦抓了一背箩去街上也只能卖到二三十块钱。”村民许美琼苦恼地说。对于当地靠种田为生的人来说,小龙虾只带来了坏处,而没有好处。

最大的危害在于,小龙虾喜欢打洞。于是很多田埂上出现了不计其数深达1米、直径数厘米的洞。这些虾洞不但此起彼伏难以填补,而且会使田里的水漏掉影响水稻种植,甚至会引起田埂松软,严重的会造成塌陷。

按照当地农业技术人员的介绍,小龙虾具有不需要人工孵化、适应性及繁殖力强、建立种群速度快、易于扩散等特点,其仅需逃逸个体在堤坝或田埂中筑穴便可生存下来,并具有能够在临时性水体中生长等特性。不过,元阳县的官员认为目前受小龙虾影响的梯田只有3万多亩,在数十万亩梯田中只占很小的一小部分。

小龙虾在梯田里泛滥成灾,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元阳县农业局在其官方网站上介绍灭虾工作:从发现小龙虾的危害,到对付小龙虾的实验,再到杀灭小龙虾的成果。

“这次元阳梯田引入小龙虾就是一个惨痛的教训,应借此机会对村民进行教育,也对公众宣传外来入侵物种的危害。从生态保护的角度,养殖小龙虾根本不宜提倡,从保护文化与自然遗产的角度,我也不建议将梯田改作他途。”吕植说,“文化遗产肯定有旅游价值,并使当地人受益。农民的梯田是旅游资源,农民理应受益,在旅游经营中参与或入股,即旅游应该建立农民受益的利益分享机制。”

正在梯田边查看小龙虾死亡情况的彝族夫妇。(本报记者 尹鸿伟 摄)

来自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农业局的统计数字:2006年以来,该县的多个乡镇已有21560亩梯田受到小龙虾不同程度的危害。

上海尚滋味小龙虾加盟连锁的招商经理施英谋很赞同石鹏飞的观点:“我觉得当地政府采用灭杀的方法有点不妥,因为这里面其实蕴藏着巨大的商机,也可以成为带动当地少数民族群众致富的历史机遇。”

而元阳梯田的小龙虾事件被媒体披露后,立即在网络上引起巨大讨论,很多热心网友则出主意:“小龙虾最大的天敌不是青蛙或牛蛙,而是好美食的人类,如果请我们过去就可以很快吃光它们,让当地人不再发愁。”

上一篇:切实落实煤改气项目的气源和供气合同 下一篇:没有了